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成语解平特一肖中平特

环球视线]华为中兴威胁美国国家安全?(20121010)

  发布于 2019-10-18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0日 23:13进入复兴论坛来源:CNTV手机看视频

  央视网消息:美国国会近期发布了一份报告呼吁美国公司停止和中国电信设备商华为和中兴的合作,原因是这两家公司威胁到了美国的国家安全,但是具体的依据却一个也没有,有的只是可能是怀疑潜在的,这样一些完全揣测性的说法,美国国会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接下来我们要请上中国农业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也是中国人民大学货币研究所的副所长向松祚先生来参与这一节的讨论。我们首先来看一个短片,了解一下这条新闻。

  每个当地时间10月8号,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了一份调查结果,认定中国华为和中兴通讯公司在美国拓展业务,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并呼吁美国企业停止与这两家公司的业务往来。这份长达52页的报告中称,在长达一年的调查期间华为和中兴两家中国通讯设备商,并没有配合调查,也是始终没有解释在美国的商业利益,以及他们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报告警告美国企业中国可能会利用由华为和中兴制造的设备,对特定通讯进行监听,并通过计算机连接威胁主要系统。

  然而这份报告通篇随处可见可能是怀疑是,等不确定的字眼,并没有给出可以证明华为和中兴的设备,被用于从事间谍活动的具体证据,因此有一些美国媒体指出这份报告像是美国国会先有结论,然后用不全面的调查结果与猜测对结论进行反证的过程。报告发布20分钟后,华为立即发布声明进行反驳,称这份报告充满了传闻和臆测,其本质是阻止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中兴也明确表示,该企业不会对美国造成任何安全威胁,中国商务部称,美国对中国进行了毫无根据的无端指控,中国外交部也作出了表态。

  外交部发言人 洪磊:中国电信企业根据市场的经济原则开展国际化经营,他们在美国的投资体现了中美经贸关系互利共盈的性质,我们希望美国国会摒弃偏见尊重事实,多做有利于中美经贸关系的事情,而不是相反。

  这份报告的发布无疑给中国企业国际化之路蒙上阴影,针对这两家公司的第二轮调查将借此启动,新一波针对华为和中兴的投诉也有可能随之而来。

  劳春燕:向先生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份52页的报告,它凭什么华为、中兴已经威胁了美国国家安全了呢?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向松祚:其实美国政府报告国会和白宫,针对中国的高科企业在美国所谓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记得这个节目谈过当年美国白宫否决了华为收购美国公司的案例实际上最近奥巴马总统又否决了华为收购俄勒冈州的一个军用基地的风能。这次美国国会的报告已经准备了长达一年的时间,这里面三个问题,我认为美国报告是毫无事实根据,一种虚也的指责,三个事第一个华为和中兴这些公司在调查过程中没有配合,第二个没有向我们解释你们和中国政府的关系,解释在美国的商业利益是什么。第三个你们这个有可能在你们的设备里面安装所谓的窃听的设备,窃听技术和美国所谓的机密,其实这三个指责是没有任何依据的,因为在这一年的调查里面华为和中兴公司美国的负责人,很多专家都参与过采访甚至到国会做到听证,第二个华为和中兴都是上市公司,和股东的关系和政府的关系,在美国是怎么样的怎么做的,上市报告都是辩论的非常清楚的,更重要是所谓的有可能,美国国会也说有可能,有可能安装在设备里面安装一些敏感的,窃取美国的机密。我们知道任何的电信设备商在美国市场上运作,包括外国的电信设备商在中国的市场运作的话,要经过美国的一些机构,要进行检测的,美国的科技这么发达如果我们的中兴、华为要安装这些东西,敏感的设备你看到检测不出来吗,其实背后的意图完全是一种投资的保护主义和冷战的思维,不希望中国的一些大公司在美国做大,去占据它的通讯市场的更大份额,对中国的企业特别美国一些国会议员坦率讲是有一种非常敌意的态度,尤其我们现在华为和中兴做的很大以后,这种敌意的态度就变的更加的明显了。

  劳春燕:所以说现在报告里面说,担忧是国家安全,其实担忧的恰恰就是华为、中兴这样的大公司会吃掉它在美国的本土的那些通讯供应商的市场,为什么每次都主打华为呢,因为我记得这几年华为很想走出去到美国发展,也想收购一些美国的公司,比如说2010年的时候好几起收购案要想收购三叶公司,还有3Leaf公司等等,但是所有的这些收购案到最后都是被美国政府否定了,甚至华为要出口到美国的一些设备,也是有共和党的议员给奥巴马,给盖特纳写信,说应该调查,这些耳熟能详的作品,牡丹心水论坛43380,为什么老是拿华为开刀呢?

  向松祚:这个事我觉得就是我们要从两方面看,一方面是一个好事,什么好事表明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像华为、中兴,还有很多我们的高科技企业,确实在这些年长大了,而且你看前一段时间包括美国方面发布的报告,就是中兴和华为在这几年都是在国际上,申请国际专利,不是国内专利,申请国际性专利都是世界上数量最多的高科技企业之一,确实他们开始越来越多掌握了这个行业的比较领先,最领先的技术,美国有所担心,担心中国这样的企业在世界市场上做的越来越大以后,严重威胁到美国在这个领域的领先地位,或者技术进步,甚至它也怀疑说中国有一些高科技可能美国还掌握不了,或者说通过中国公司在美国发展业务、扩大业务把美国现有的,比如说云计算、信息网络技术,担心中国的公司兼容过去,这是美国确实比较担心的,从一个侧面说明我们中国企业所取得的飞速的进步。

  劳春燕:所以人家刁难你是因为你强大了,如果你弱小的话人家就对你不屑一顾。

  向松祚:因为我们十年前,十五年以前有谁会有这样的案件,因为中国企业不去美国,不去欧洲,也不会去,当然还有一个我们看到美国从意识形态的角度,从它对遏制中国崛起的角度,美国是有一整套的方案的,我最近看美国胡弗研究所一个报告,这个报告要求下一届美国政府必须要在遏制可能的,也是用可能的,可能的美国高技术向中国转让或者泄露、窃取要采取更加严厉的,甚至是全面封锁,因为担心中国学习美国的技术,所以美国有一帮人一个是怀着意识形态冷战的思维,他们对中国定位潜在的对手潜在的敌人,很担心美国的技术流到中国的公司里面去,所以采取很多办法指责你。还有一重要的原因是美国国内在半个世纪以前就有一个战略,你外国人到美国来投资可以,但是不要投资我的实业,你更不要投资我的高科技,军用科技这些非常敏感的技术,你投什么呢,你买我的国债,你买我的公司债,你买我的金融产品,这些金融产品很容易操作,第二很容易套住,但是你买我的实业,买我的股票我绝对不欢迎。其实美国国会有一个法律它要求所有的外国在美国的投资,外商直接投资,投资产业的不能占总投资的20%。

  劳春燕:但是按理说,现在中美之间贸易不平衡,你让中国的企业去美国投资,也给你创造了就业机会,也有助于改善贸易不平衡不是挺好吗?

  向松祚:但是美国不这么想,美国是把国家利益放在优先的地位,就是美国这个基本的战略就是确保在任何领域,我要主导这个世界,比其他国家都要领先,凡是你有可能威胁到我的,我千方百计要想办法遏制你,甚至把你扼杀在摇篮里面,这是美国一个基本的战略。所以你投钱可以,包括甚至讲你们这些中国的公司不管是华为、中兴还是我们其他大的公司,包括我们的风投公司在美国投资可以,你投我的国债、公司债,我欢迎,但是你要买我的企业,你看我们华为买硅谷的两个企业是非常小的,就250万美元,200万美元一个交易,200万美元的交易在中国都算不了什么还拿到美国总统奥巴马桌子上去,把它否了,你可以想象到美国这个战略上,是非常精细的,是非常系统非常有远见的,随时随地把国家的最高利益是放在优先的地位,宁可牺牲它一部分的贸易和投资利益,要保护它的国家的安全,这是它首要的。

  向松祚:这个管制是他们每年进行一次所谓的评估,但是每次评估我所掌握的情况,美国每一个总统在评估的时候,美国总统下面还有好几个委员会,包括有所谓的出口委员会、科技委员会,这些委员会每年都要做一个评估,评估我们现在和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技术差距多大,他们的技术掌握到什么程度了,我们现在美国公司有哪些公司,出口到中国的产品有可能对美国构成威胁,把这个单子拿过来,然后美国总统跟他们一起研究以后就会签个字,OK,哪些公司产品不能出口到中国,哪些产品哪些技术坚决不能出口到中国,每年这个单子这几年其实都在增加,都在逐步增加,所以看到美国投资保护主义,特别是高科技对中国出口的限制现在是越来越收紧了,而且我相信可能未来还有收音,与此同时不仅自己收紧,让欧洲的盟国你们要收紧,所以这是对中国很大的制约。

  劳春燕:对,或是召开党的“七大”和延安文艺座谈会的杨家岭革命旧址,六合雷但是这份制约反过来也刺激了我们要开发我们独立自主的知识产权。

  向松祚:你说的这一点非常对,中国现在面对美国的情况,确实我们要研究长远系统的应对战略,我们讲一个案例一个案例来应对不够,什么叫系统和长远的呢?就是说除了刚才说的这一点要发展自己的科技不依赖国外以外,这是我们最根本的战略,但是还有一条,参加过职业技能培训的只有30%左右,佛祖坛,就是我们对美国要有反制,你美国很多公司到中国来,有没有对中国构成安全威胁呢,有没有可能对中国的国家安全窃取我们中国的情报,这是我们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也可以由此制定法律对美国一些公司采取反制措施,要达到一个对等的开放,因为中国现在已经达到这个力量,可能十年以前我们还很难说这个话,那时候我们迫切需要一些大公司到中国来。

  劳春燕:所以我们也不妨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这一节,我们就讨论到这里,稍候继续。

  这些年针对中国企业设置的贸易壁垒和投资壁垒越来越多,中国产品要卖出去不容易,中国的企业要走出去更不容易,成长总是会有代价的,对于中国企业来说要学会成长,那么对于政府来说也可以适当考虑利用更多的反制措施。